理事會成員簡介

高天賜

澳門出生,第三屆澳門特別 行政區立法會議員,職業為退休公務員以及葡萄牙在澳門事務服務。

協會季刊下載

質詢 主頁 >> 質詢

 

書面質詢

 

澳門回歸二十周年以來,經濟獲得高速增長,社會發展迅速;與此同時,亦帶來了貧富懸殊加劇、中產階級數量減少、甚至連公務人員都需要排隊申請經濟房屋等等問題。

據數據統計指出,在2019年,本澳GDP在全球位列第二,僅次於盧森堡;根據預測,本澳GDP將在今年位列全球第一;並且,據新聞媒體披露,2018年本澳的居民人均總收入達六十一萬四千澳門元。但是,伴隨著GDP的極速增長,本澳市民是否真的感覺幸福?而且,盧森堡作為一個擁有約六十萬人的國家,人口數量與澳門相近,生活質素卻遠高於本澳。特別是在長者福利待遇方面,據資料指出,盧森堡的最低養老金為每月890歐元,並且,該數額會根據每年通貨膨脹指數及薪資上升趨勢定期作出相應調整;同時,盧森堡各項公共設施、交通甚至老人院都是免費為長者提供服務的;而其巴士更是對全民免費,須知,本澳市民同樣非常之希望本澳的公共交通,包括巴士及輕軌亦可對本澳市民全面免費。

反觀本澳,特區政府對於長者的援助遠遠不足,特別是在養老金方面。須指出的是,截至202016日,特區政府僅將長者津貼由3630澳門元增加至3740澳門元,而本澳最低維生指數早在201911日就已調升至4230澳門元;即便是調整後的養老金都未能達到最低維生指數,令到多少長者只能小心翼翼地節衣縮食以艱難地維持生活。

須強調的是,由回歸至今,物價飛漲、樓價飆升、租金高昂、就醫困難、交通失控等伴隨經濟發展出現的問題同樣地困擾著長者群體,社會根本無法保障到本澳長者的基本生存質素。多少長者因年紀漸增、身體健康每況愈下,已無法繼續工作賺取收入,不僅面臨入不敷支的困境,甚至還承受沉重精神壓力;又有多少超過六十五歲的長者為了生存,而不得不勉強自己繼續工作以維持生活;在這之中,有多少長者因無法承受高昂樓價,唯有百般節省開支 “挨貴租”;甚至不為少數的長者因實在無力負荷高價貴租,被逼搬往內地居住,只因租金及物價更為低廉,卻仍面臨山長水遠返澳就醫的問題;並且,因無力負擔私立醫院的高昂診費,多少長者只能在等待公立醫院的漫長排期之中忍受病痛折磨;更不用說現時本澳安老院的輪候時間最少需要十八個月,目前區區2300個宿位完全無法滿足現時本澳長者入住的需求。

面臨上述種種問題,長期以來,特區政府都沒有採取任何措施徹底解決,令到大量長者只能默默忍受、艱難渡日

基於此,本人向政府提出以下質詢,並要求以清晰、明確、連貫和完整的方式適時給予本人答覆:

1.    根據預測,本澳GDP 將會在今年位列全球第一。然而,大量長者仍然因無力承受高昂的樓價、租金、及物價而被逼搬到內地居住,而長久以來,本澳養老金一直低於最低維生指數。特區政府將如何調升本澳養老金之金額,讓其高於最低維生指數之標準,並盡快增加提供給長者的津貼,以確保本澳長者最基本的生活質素?

2.    據統計局發佈的《2016 - 2036澳門人口預測》分析指出,本澳人口老化速度將進一步加快,並且,以聯合國的標準衡量,在2026年,本澳將正式成為老齡化社會。隨著本澳老齡化速度增加,本澳安老院宿位遠不足以滿足長者之需求;再加上至少十八個月的輪候時間,讓很多無人照顧、臥病在床的長者艱難生存。除了特區政府表示會額外提供的100個宿位,特區政府將採取何種措施盡快增加安老院宿位並縮減安老院宿位的輪候時間,以解決本澳加速老齡化而帶來的安老院宿位供需不平衡問題?

3.    現在,大量長者因無力承受本澳高昂的租金與物價而被逼搬到內地居住,然而,疾病發作時返澳就醫又成為了另一個難題。特區政府將採取何種措施繼續保障居住在內地的長者返澳就醫的便利性,讓其在病發時可第一時間返澳就醫?

  

澳門特別行政區

立法會議員

高天賜

二零二零年一月九日

 

*
*
*
已上傳
*
已上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