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事會成員簡介

高天賜

澳門出生,第三屆澳門特別 行政區立法會議員,職業為退休公務員以及葡萄牙在澳門事務服務。

協會季刊下載

質詢 主頁 >> 質詢

 書面質詢

 

 

  欣悉最近青洲山保育及在業權問題上取得突破性進展,民政總署於六月聯同相關清潔公司進入青洲山清理堆放多時之垃圾,並且進行消毒等工作。本人首先予以肯定政府所作出之努力。不過,有媒體引述衛生局疾控中心主任指出若業權人或佔用人無履行涉及私地的衛生清潔,且情況嚴重,當局有權強制進入相關場所清理,業權人或佔用人可能要支付有關費用,但現時法律上無明確罰款規定”*1

 

  同時值得一說是,政府並不是一視同仁對待有私人業權性質的地方,如先前有市民指出俾利喇街龍園商場內衛生環境惡劣,有積水及鼠患嚴重,市民及商戶多次向政府反映但收到回覆指出上址為私人地方,政府無權清理。這個問題不單止對於龍園商場,曾有市民亦投訴文第士街公務員大廈地下汚水及鼠患猖獗,成群出沒開餐,求助民政總署被拒*2。但對於業權十分複雜的青洲山,政府態度卻是十分積極,是否存在不公平呢?

 

  再者,除了青洲山、俾利喇街龍園商場及文第士街公務員大廈之衛生問題,澳門亦有不少樓宇間存在著漏水、汙塞、髒亂不堪、蚊蟲和鼠患之衛生黑點,而這些黑點往往都是長期污水不斷流出,這不單影響私人業權的地方,更會影響屬公眾范圍的區域,如6月底時曾有市民於社交媒體上投訴位於黑沙環南方工業大廈有大量污水排放到公眾街道上,使得整條街都臭氣沖天;除此之外,澳門亦有不少舊城區,北區等舊唐樓存在不少衛生黑點,衛生條件十分惡劣,經常有污水直接排放到行人路上,政府是否又會當作是私人地段無法管理呢?

 

基於此,本人向政府提出以下質詢,並要求以清晰、明確、連貫和完整的方式適時給予本人答覆:

 

 

一、     對於衛生局疾控中心主任指出若業權人或佔用人無履行涉及私地的衛生清潔,且情況嚴重,當局有權強制進入相關場所清理,業權人或佔用人有可能支付有關費用,但現時法律上無明確罰款規定是否屬實?政府是否應就此問題明確訂立出具體細節以便追討?

 

二、     以上述青洲山、俾利喇街龍園商場和文第士街公務員大廈為例,青洲山問題比起後兩者業權更加複雜,為何當局願意重本派人處理青洲山問題卻對其他有相似問題之地點忽略不見?是否會跟進上述俾利喇街龍園和文第士街公務員大廈之問題?

 

 

三、     對於一些有私人業權性質的地方,如兩座大廈之間的隙縫,容易滋生蚊蟲細菌、老鼠患等的衛生黑點,政府是否應出台具體法例,明確地列出若發現相關衛生問題,必須要求大廈清理,否則政府相關部門將會代為處理並追討清潔所產生的費用和罰款以更有效地維護城市形象,減低蚊蟲散播病菌的機會?

             

1.      當局青洲山滅蚊清垃圾 (2017616)。澳門日報,A1版。

2.      澳門文第士街公務員大廈鼠患猖獗 成群出沒開餐 求助民署被拒。(2016912)。澳亞衛視,澳亞網。

 

 

澳門特別行政區

立法議員

梁榮仔

二零一七年七月十八

*
*
*
已上傳
*
已上傳